一直把希望寄託在今天,期待與布相處,期待手作的幸福.....,都泡湯了。涵生病、婆見我不用上班,將老二還我,自己去顧自己的女兒;D又接了演講和招待,鎮日在外。老二半夜鼻塞做噩夢,導致我整個生理期沒有一天好眠。

壓垮駱駝的稻草是婆堅持要D陪她那年老入花叢氣得她得憂鬱症想自殺的老公、即D的老爸,去台中參加一年一度的同學會。D不想去還被冠上"你都沒有為你的父母做過什麼事'' 的罪名。不想想媳婦我已經在老公整日在外的情況下撐了3天,小孩也期待假日能跟爸爸在一起,卻硬要為了這不重要的理由把兒子一家人拆散。

我很不高興,很不爽,自從上個月生日去看什麼獨角先結果被蚊子咬的亂七八糟後,就沒有任何一個周末或假日是如我所願的。我看了啊,快樂還是自己找,管什麼孩子、老公婆婆公公...你的快樂是你們自己的,痛苦也是自己找的,為什麼總是要把我拉下水。我想讓妹妹早點去幼稚園也是被阻撓,說什麼這麼小去很可憐,一定要三歲以後去才安全...我看被妳照顧才是可憐吧。

創作者介紹

dogkinglover

dogkingl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